19 09 2018

华业资本收购5家医药公司 部分标的已被质押

  从华业资本(600240,SH)原第二大股东华保宏实业(西藏)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保宏实业)手里接过15.33%的股份后,李仕林距离华业资本第一大股东华业发展持股比例仅差7.37个百分点。

  值得一提的是,华业资本即将收购李仕林控制的5家医药类公司100%股权,在目前华业资本现金极为有限,且不排除以发行股份支付的情况下,这项价值至少数十亿元的交易,是否会让李仕林距离第一大股东的持股比例更近一步呢?

  公告显示,李仕林于2016年6月22日成立重庆禄垚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和重庆满垚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联合重庆玖威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共同于2016年7月承接华保宏实业持有的华业资本15.33%股份。转让价格为11.3元/股,总价款为24.67亿元。

  此次股权转让后,华保宏实业还剩下其全资子公司拉萨经济技术开发区恒宏贸易有限公司持有的华业资本3.86%的股份。

  说起华保宏实业进入华业资本,还要追溯到2003年。腾博会官网!华业资本的前身是一家以生产纺织品著称的国有企业仕奇实业,后者于2000年在上交所上市,但仅过了两年时间,来自深圳的房地产企业深圳华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业发展,目前该公司名称为华业发展(深圳)有限公司)以2.7亿元获得内蒙古仕奇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仕奇集团)转让的仕奇实业29%的股份。

  2003年,另一家深圳公司华保宏实业获得仕奇集团和内蒙古塞北星啤酒有限责任公司转让的仕奇实业总计27.48%的股份,代价是2.12亿元。此后,这一持股比例被不断稀释。

  至此,华业发展和华保宏实业分别成为仕奇实业第一、第二大股东,后者随后也相继更名为华业地产和华业资本。

  仅以转让价24.67亿元(不考虑税收)估算,华保宏实业当年的2.12亿元投资,也已获得将近11倍的回报。

  据《新快报》报道,“知情人士透露,深圳华保宏实业和深圳华业发展其实有一定的联系,两者不仅注册地点相近而且深圳华保宏实业董事常青和郑晓明的名字也曾经出现在华业发展公司的工商登记的资料上。据悉,深圳华保宏实业注册地址为深圳福田区上步中路1043号深勘大厦21层,与位于深勘大厦20层的华业发展仅一壁之隔。”

  2013年,华保宏实业向西藏自治区工商局申请变更公司工商注册信息,变更事项包含企业名称、经营场所,变更后公司名称为华保宏实业(西藏)有限公司。

  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启信宝显示,华业资本母公司华业发展的孙公司恒久投资与华保宏实业的工商注册电话均是,两者的注册地址分别为拉萨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阳光新城B区1栋2单元501室和拉萨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世通阳光新城21栋四单元3-1号,二者的注册地址在同一个小区。

  彼时,华保宏实业对转让华业资本股权仅表示:公司资金周转需求及获取投资收益。

  上述股权转让完成后,李仕林实际拥有华业资本15.33%的股份,取代华保宏实业成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与第一大股东华业发展持股比例相差仅7.37个百分点。

  值得一提的是,按照李仕林此前转让捷尔医疗股权时的承诺,在捷尔医疗股份转让完成交割后3年内,逐步将其所控制的其他企业所从事的医药商业业务注入华业资本。

  按照上述计划,华业资本应该在今年6月18日完成资产注入。然而,华业资本将这一计划推迟了3个月,即在9月18日之前公告具体的收购方案。

  华业资本随后披露的收购意向书显示,拟注入的资产包括:李仕林持有的重庆鑫灵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鑫灵)100%股权、四川华应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应医药)100%股权、四川自豪时代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自豪)100%股权、重庆新宸医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新宸)100%股权,以及恒韵医药100%股权。

  重庆鑫灵拥有重庆加州医院、重庆容光医院和重庆瑞慈医院三家综合性医院;华应医药从事原料药研发和经营;四川自豪则为药品研发生产企业;重庆新宸则主要经营长寿湖医养中心项目;恒韵医药的业务分为两块:一块是作为原总后勤部确定的全军统筹配送企业和全军统筹冷链供应配送企业;另一块是与其他医药商业公司的医药调拨/分销业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今年7月31日,重庆鑫灵和重庆新宸各自的股东将持有的重庆鑫灵和重庆新宸100%股权均质押给了西藏恒久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久投资)。

  今年8月1日,华应医药股东之一的重庆临翔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前者70%股权同样质押给了恒久投资,重庆鑫意珑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同样将其持有的四川自豪70%股权质押给了恒久投资。

  恒久投资为深圳市粤华恒威投资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后者由华业发展实际控制。也就是说,恒久投资为华业发展的孙公司。

  面对上述至少数十亿元净资产的收购标的,华业资本将以怎样的方式进行收购呢?华业资本在公告中表示,将以现金方式或发行股份方式或二者相结合的方式支付股权转让价款。

  半年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华业资本的货币资金仅为8.31亿元。与此同时,华业资本曾在今年6月发布回购股份预案,拟以自有资金不低于5亿元、同时不高于10亿元,回购部分社会公众股,也就是说,华业资本并无多少剩余资金可供上述资产收购。

  既然能够用于支付上述收购计划的货币资金很少,那大部分资金支付或将依靠发行股份的方式,而这是否会导致华业资本的实控人发生变更呢?对此,华业资本同样未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去的采访函给予回应。

  裁判长着“电子眼”,足球有颗“智慧芯”……世界杯看的不只是足球,还有科技的变化。

  进入6月,漫天飞的促销红包、预售、定金、满减信息,预示着“618”年中大促即将来临。